我与恭王府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互动社区 > 我与恭王府

一点心意

【浏览字体:   
发布者:恭王府 更新时间: 2013-10-11

 

    今年七月份《中华诗词》上登载的《海棠雅集》新作,更是令人激奋,想不到它如此热潮,如此卓越,组织者登高一呼,顺天应人,会当其时。


    读马凯的“雪日读书有感”,立刻联想到朱熹的“观书有感”和王国维的“三种境界”说,涤感诗人的这里深邃,耐人寻味,再一读下面大师们的和做,不觉如“醒糊灌顶”,霍然有所悟。


    “红消天下雾,缘化地球村”好一副光辉夺目的真善美画图!捧着它实不知该用什么语言加以姐说,它不分明是一个“人与人”“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人类最高理想的“大同世界”吗?爱人并要使人人成为真正全面发展的“大写的人”,必须要打到这样的境界。而要卖相这个终极目标,又有赖于执政者长期坚持“以人为本”的根本方针。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黄发垂髻,并怡然自乐”……曾经是我们祖先早年就具有的朴素美好的乌托邦。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直到近代马克思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学说,才有了真正实现理想的宏伟蓝图和可以遵循的途径。新中国的成立到今天的小康初建,不就是强有力的见证吗?“龙腾播瑞雪,蛇舞报春晖,赤旗导前,通天有路!”问君还有哦几多愁?早早随那一江水向东流逝了!


    此是霍松抹一解。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的风流如孟浩然者究竟有多少不大清楚而身居廊庙忠贞治国又兼诗人者历史尽有记载。忠贞治国者不必都是诗人,但凡忠贞者必有大爱,无大爱也难称诗人,时至今日,在“文化”之命的种种荒谬,早已泯灭。我们的人民公仆们,踏碎冰霜,迎来了新春的惠风,超越地提升了礼仪之邦的品位,创建了空前的昌盛文明。公扑而兼诗人者,于《海棠雅集》可见到矣。“昭代开文治,清风被士林”——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此是刘征二解。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建设一个新世界,较之破坏一个旧世界,难度更大。“解放思想”,有什么路数?“实事求是”,怎么才恰如其分?破旧立新,永无止境。东西南北中,海陆空……“多少事,从未急”,“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必须振奋精神,艰苦探索,踏尽坎坷,永不停息……,当“几度曾无径,霍然又一村”时,怎不“醉了觅花人”,当“多少乡云梦”逐一成为现实和将会成为现实时,怎能不感念“劳工织锦人”?


    此是郑欣淼三解。


    ……
    打止了,打止了,说什么一解二解三解,只不过是我这个老愚对大师们的杰作一点粗浅的体会罢了,还定有不当之处,王玫正说得好“苍民叹赏恭王府,文丈高吟盛代诗”。有苍民叹赏,更显盛代气象,但苍民的叹赏,难免限于表象,我想待到一定的时候,是不是让高手们出来对《海棠雅集》深入赏析评论一番呢?

 

                                                                             王禾秀
                                                                           2013.9.15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