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恭王府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互动社区 > 我与恭王府

擦边球

【浏览字体:   
发布者:恭王府 更新时间: 2013-10-11

 

    当年曹雪芹“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着”以一生心血,一把辛酸泪,创作了伟大悲剧《红楼梦》,他不可能料想到就在他身后,因他塑造了一个“情痴”而发生了无数个“情痴”——“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候”……


    时至今日,谁个数得清在国内游多少宏文巨作在为它“百家争鸣”,在国外许多国家的译本有多少次在反复修订……五十年前,“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等四大家就在故宫博物院举办了“曹雪芹逝世二百周年纪念展览”十年前,“中国艺术研究院”“北京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等五大单位又联合举办了盛况空前的“纪念伟大文学家曹雪芹逝世二百四十周年大会”。今年,人们也料想不到,“河南教育学院学报”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在北京共同举办了纪念曹雪芹逝世二百五十周年暨“百年红学”创栏十周年座谈会,原来综合性高等学院学报早已有了《红学》专栏并已经成绩斐然了。


    ……


    看来,岁月愈久,《红楼梦》影响愈广,精华愈见,感人愈深。“传神文笔是千秋”,真是一语评定。面对这一切,谁能不为之心神震荡,不能自己呢?难怪君在梦中都要为芹圃收硕果、负箩筐了!劳君负重了!惭愧我不能帮忙拾掇一个两个,欣慰泥高朋尽在,后继又有人!


    “百年老树拂红墙,新送清芽几缕香;
    曾赏万宁春夜雪,更怜数袭粉霞妆;
    一年复始花迷眼,千载兴衰气断肠;
    梦里棠林收硕果,我帮芹圃负箩筐。”


    文笔清丽,寄概深远,好梦独特。我反复诵读,越读越觉有话说不尽,说不出。以上无头无尾,敷衍几句,算不算得上“擦边球”呢?


                                                                              王禾秀
                                                                            2013.9.15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