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往事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府文化 > 王府往事

恭亲王府

【浏览字体:   
发布者:admin 更新时间: 2009-08-27

 恭亲王名奕訢,道光帝第六子,咸丰帝异母弟。咸丰元年(1851年),咸丰帝遵照宣宗(道光)遗旨,封奕訢为恭亲王。同年,将辅国将军奕劻的府邸赏给其居住。咸丰二年四月二十二日(1852年6月9日),奕訢迁入府邸。奕訢在迁入府邸之前,内务府在原庆郡王府的基础上进行了整修,以便更符合亲王规制。

 府邸的中路轴线上有两进宫门,一宫门,即王府的大门,三开间,前有石狮一对;二宫门五开间,二门内就是中路正殿及东西配殿,这是王府最主要的建筑,只有逢重大节日、重大事件时方打开。由于府主的一次不慎失火,目前正殿和东西配殿现已无存。其后为五开间硬山顶前出廊的后殿及东西配殿,后殿即为“嘉乐堂”。东路轴线上现只剩下两进院落,正房和配房都是五开间硬山灰筒瓦顶,头进正厅名为“多福轩”,用小五架梁式的明代建筑风格,是奕訢会客的地方;后进正厅名为“乐道堂”,是奕訢的起居处。西路建筑小巧精致,中进院正厅五开间,名为“葆光室”,两旁各有耳房三间,配房五间;后进院正厅即是“锡晋斋”,东西配房各五间,东房名为“乐古斋”,西房名为“尔尔斋”。在葆光室和锡晋斋之间,为“天香庭院”。再往后,便是收三路院落为尽头的后罩楼。后罩楼高二层,呈门型,东部为“瞻霁楼”,西部为“宝约楼”,东西贯连一百余间房屋。

 恭王府花园名叫萃锦园,正门坐落在花园的中轴线上,是一座具有西洋建筑风格的汉白玉石拱门,名为“西洋门”。门额石刻:外为“静含太古”,内为“秀挹恒春”。门内左右都有青石假山。正对着门耸立的是一长型太湖石,谓为“独乐峰”,其后为一蝙蝠型水池,称“蝠池”,蝠通福也。园内也基本分作东、中、西三路。中路轴线上在蝠池之后就是一座五开间的正厅,名为“安善堂”,东西配房各三间,东配房为“明道堂”,西配房为“棣花轩”。安善堂后为众多太湖石形成的假山, 山下有洞,名曰“秘云洞”,洞中有一座康熙皇帝御笔之宝“福”字碑,高约 1 米,这是花园的中心。假山上有三间敞厅,名为“邀月台”。中路最后有正厅五间,其状如蝙蝠之两翼,谓为“蝠厅”。东路第一进院落有垂花门,门的右前方有亭,是为“流杯亭”。垂花门内有东房八间(南面三间,北面五间)和西房三间,院北即为“大戏楼”。西路最前面有一段二十多米左右的城墙,其门称“榆关”。榆关内有三间敞厅,名为 “秋水山房”,东面的假山上有方亭一座,名为“妙香亭”,西侧有西房三间,名为“益智斋”。榆关正北有方形大水池,池心有水座三间,名为“观鱼台”。池北有五开间卷房,名曰“澄怀擷秀”,其东耳房为“韬华馆”,西耳房已不存。
    恭王府在顶盛时期,府中除了王爷和王族成员以及法定的官员外,还有众多的差役、管事。分别为:
    佐领处:有二十多人,管理领取、发放钱粮等事。每季要到禄米仓去领取王爷的禄米七百余担(每担一百五十斤,一年合四十二万斤),并发放佣人工资,每人最多不超过五两银子。

 随侍处:十余人,管理府内日常杂事,此外就是接迎王爷。王爷外出,他们穿上官服,在府门外排班跪送。王爷回府时,站在大门外排班迎接(但不需跪了)。见到王爷的乘轿或骑马到了,齐声高喊:“爷回来了”。
    外帐房:十余人,管理对外开支。
    此外,还有档子房、回事处、煤炭房、内茶房、大厨房、书房、后花园、马圈等,每处都有佣人和役工。府内还有太监三十多人和为数众多的丫环、婢女、奶妈等。
    这样庞大的王府,开支自然是惊人的,如果仅靠朝廷给王爷的俸禄自然是不够的。王府主要经济来源是地租。恭王府在关内共有土地约七千多顷,分布在直隶省(今河北省)二百多个县内。在关外有四个大庄园,每个庄园有地数千顷,共计万余顷。这些土地除一部分是皇帝赏赐外,大多是王府逐年添置的。王府设有庄园处来专门管理王府所拥有的土地,每年收租一次。王府收租在八月节之后,庄园处二十多人全要下去外,还要从内账房、外账房、管事处、回事处抽人,每次收租人员达一百多人。这些人分头到各县,先给县官送一份礼物,由县里或打或罚限期交款。恭亲王府每年的地租收入大约是十八万元现洋。
    光绪二十四年( 1898 年)四月,奕訢病逝。王爵由奕訢次子载滢之子溥伟为载澂嗣承袭,继续住在府中,其胞弟溥濡携眷住在园中。
    清室覆亡后,小恭王溥伟于民国三年( 1914 年)住到青岛开始从事复辟活动。由于开支巨大,年年入不敷出,不得已由溥伟将所绘王府蓝图作抵押,向北京天主教会的西什库教堂借大洋三万五千元。当本利滚到二十八万元时,由于无法偿还巨额债款,府邸部分则全部抵给了教堂。后由有教会背景的辅仁大学,用 108 根金条代偿了全部债务,府邸的产权遂归了辅仁大学。辅仁大学将府邸部分作为女院,并把后罩楼通向花园的通道砌死,府邸和花园开始分隔开了。“七七事变”后,溥濡也将花园部分(地面建筑)卖给辅仁大学。辅仁大学将大戏楼改为小型礼堂,并将花园中的花房和花神庙拆掉,建起了司铎书院楼。自此,花园成了辅仁大学神职人员居住和活动的地方了。

 恭亲王名奕訢,道光帝第六子,咸丰帝异母弟。咸丰元年(1851年),咸丰帝遵照宣宗(道光)遗旨,封奕訢为恭亲王。同年,将辅国将军奕劻的府邸赏给其居住。咸丰二年四月二十二日(1852年6月9日),奕訢迁入府邸。奕訢在迁入府邸之前,内务府在原庆郡王府的基础上进行了整修,以便更符合亲王规制。

 府邸的中路轴线上有两进宫门,一宫门,即王府的大门,三开间,前有石狮一对;二宫门五开间,二门内就是中路正殿及东西配殿,这是王府最主要的建筑,只有逢重大节日、重大事件时方打开。由于府主的一次不慎失火,目前正殿和东西配殿现已无存。其后为五开间硬山顶前出廊的后殿及东西配殿,后殿即为“嘉乐堂”。东路轴线上现只剩下两进院落,正房和配房都是五开间硬山灰筒瓦顶,头进正厅名为“多福轩”,用小五架梁式的明代建筑风格,是奕訢会客的地方;后进正厅名为“乐道堂”,是奕訢的起居处。西路建筑小巧精致,中进院正厅五开间,名为“葆光室”,两旁各有耳房三间,配房五间;后进院正厅即是“锡晋斋”,东西配房各五间,东房名为“乐古斋”,西房名为“尔尔斋”。在葆光室和锡晋斋之间,为“天香庭院”。再往后,便是收三路院落为尽头的后罩楼。后罩楼高二层,呈门型,东部为“瞻霁楼”,西部为“宝约楼”,东西贯连一百余间房屋。

 恭王府花园名叫萃锦园,正门坐落在花园的中轴线上,是一座具有西洋建筑风格的汉白玉石拱门,名为“西洋门”。门额石刻:外为“静含太古”,内为“秀挹恒春”。门内左右都有青石假山。正对着门耸立的是一长型太湖石,谓为“独乐峰”,其后为一蝙蝠型水池,称“蝠池”,蝠通福也。园内也基本分作东、中、西三路。中路轴线上在蝠池之后就是一座五开间的正厅,名为“安善堂”,东西配房各三间,东配房为“明道堂”,西配房为“棣花轩”。安善堂后为众多太湖石形成的假山, 山下有洞,名曰“秘云洞”,洞中有一座康熙皇帝御笔之宝“福”字碑,高约 1 米,这是花园的中心。假山上有三间敞厅,名为“邀月台”。中路最后有正厅五间,其状如蝙蝠之两翼,谓为“蝠厅”。东路第一进院落有垂花门,门的右前方有亭,是为“流杯亭”。垂花门内有东房八间(南面三间,北面五间)和西房三间,院北即为“大戏楼”。西路最前面有一段二十多米左右的城墙,其门称“榆关”。榆关内有三间敞厅,名为 “秋水山房”,东面的假山上有方亭一座,名为“妙香亭”,西侧有西房三间,名为“益智斋”。榆关正北有方形大水池,池心有水座三间,名为“观鱼台”。池北有五开间卷房,名曰“澄怀擷秀”,其东耳房为“韬华馆”,西耳房已不存。
    恭王府在顶盛时期,府中除了王爷和王族成员以及法定的官员外,还有众多的差役、管事。分别为:
    佐领处:有二十多人,管理领取、发放钱粮等事。每季要到禄米仓去领取王爷的禄米七百余担(每担一百五十斤,一年合四十二万斤),并发放佣人工资,每人最多不超过五两银子。

 随侍处:十余人,管理府内日常杂事,此外就是接迎王爷。王爷外出,他们穿上官服,在府门外排班跪送。王爷回府时,站在大门外排班迎接(但不需跪了)。见到王爷的乘轿或骑马到了,齐声高喊:“爷回来了”。
    外帐房:十余人,管理对外开支。
    此外,还有档子房、回事处、煤炭房、内茶房、大厨房、书房、后花园、马圈等,每处都有佣人和役工。府内还有太监三十多人和为数众多的丫环、婢女、奶妈等。
    这样庞大的王府,开支自然是惊人的,如果仅靠朝廷给王爷的俸禄自然是不够的。王府主要经济来源是地租。恭王府在关内共有土地约七千多顷,分布在直隶省(今河北省)二百多个县内。在关外有四个大庄园,每个庄园有地数千顷,共计万余顷。这些土地除一部分是皇帝赏赐外,大多是王府逐年添置的。王府设有庄园处来专门管理王府所拥有的土地,每年收租一次。王府收租在八月节之后,庄园处二十多人全要下去外,还要从内账房、外账房、管事处、回事处抽人,每次收租人员达一百多人。这些人分头到各县,先给县官送一份礼物,由县里或打或罚限期交款。恭亲王府每年的地租收入大约是十八万元现洋。
    光绪二十四年( 1898 年)四月,奕訢病逝。王爵由奕訢次子载滢之子溥伟为载澂嗣承袭,继续住在府中,其胞弟溥濡携眷住在园中。
    清室覆亡后,小恭王溥伟于民国三年( 1914 年)住到青岛开始从事复辟活动。由于开支巨大,年年入不敷出,不得已由溥伟将所绘王府蓝图作抵押,向北京天主教会的西什库教堂借大洋三万五千元。当本利滚到二十八万元时,由于无法偿还巨额债款,府邸部分则全部抵给了教堂。后由有教会背景的辅仁大学,用 108 根金条代偿了全部债务,府邸的产权遂归了辅仁大学。辅仁大学将府邸部分作为女院,并把后罩楼通向花园的通道砌死,府邸和花园开始分隔开了。“七七事变”后,溥濡也将花园部分(地面建筑)卖给辅仁大学。辅仁大学将大戏楼改为小型礼堂,并将花园中的花房和花神庙拆掉,建起了司铎书院楼。自此,花园成了辅仁大学神职人员居住和活动的地方了。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