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府资讯 > 媒体关注

张庆善:一篇文章引起“大观园在哪里”的大讨论

【浏览字体:   
发布者:恭王府 更新时间: 2017-07-10

 

    截至7月2日,《北京青年报》的青睐讲座已经举办了41期。第41期,青睐携恭王府特邀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张庆善先生,在古雅的恭王府大戏楼中,从55年前吴柳先生的《京华何处大观园》一文说起,带大家寻觅恭王府中的大观园踪迹。大观园只是空中楼阁、纸上园林吗?那为何有人似乎在恭王府中找到了“风味森森,龙吟细细”的潇湘馆、妙玉出家的“栊翠庵”?
  

    今天我主要讲的是“京华何处大观园——恭王府与《红楼梦》”。自《红楼梦》产生以来,大观园在哪里,始终成为备受争议的话题,诸多看法当中,恭王府的后花园是大观园,或者说是大观园的蓝图,这个观点的影响比较大。它之所以引人关注,主要我认为有两个原因。首先是清代以来,有关文献史料,有这样的记载;其次是坊间有不少传闻。


  除此之外,红学家周汝昌先生写《恭王府考》,当年找了非常多的资料来论证大观园就是恭王府的后花园,多少年来,他一直坚持做这个研究。但是长时间下来,还只是学术研究的范畴,真正造成全国轰动的是1962年4月29日,上海《文汇报》发表了一篇署名吴柳(即《文汇报》驻京记者刘群)的文章《京华何处大观园》。文章发表以后,一时掀起万重浪,立马就有热烈反响,“红楼梦的大观园在北京,大观园找到了。”各种的传闻,很快就在全国广为传播。从此之后,《京华何处大观园》这个词几乎成了专用名词,和恭王府画上等号。


  曹雪芹逝世200周年纪念活动


  毛主席亲自批示可以举办


  1962年对许多人来讲是不同寻常的,恰恰是亿万中国人从饥荒和挨饿中走出来的一个年份。这个形势下,文艺界的人开始提出了举办纪念伟大作家曹雪芹逝世200周年活动。


  1950年以后,以苏联为首的国家成立世界和平理事会,从那时候开始,连续纪念世界文化名人。李时珍、吴敬梓、屈原、杜甫都被评为世界文化名人,那曹雪芹更有资格成为一个世界文化名人,这是当时的一个背景。


  据说,当年讨论这个问题时,请示过毛主席,他也说最好纪念诞辰。但是曹雪芹“出了问题”,因为我们没有任何材料能够论证他的出生年份,而曹雪芹的生年,是根据卒年推算的,并且卒年的意见也不一样,癸未说——1764年2月1号,壬午说——1763年2月12号,就差一年时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领导就拍板了,定在1963年,正好是曹雪芹逝世200周年,就举办了这个纪念活动。


  据说建议最初是著名学者、红学家何其芳先生和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王昆仑先生提出的。当时有两项活动,一个是开大会,另外一个是搞展览。中央决定安排茅盾讲话,何其芳做报告。但是后来大会没开成,茅盾讲话是以《关于曹雪芹》为题发表在《文艺报》上,何其芳的报告以《曹雪芹的贡献》为题,发表在《文学评论》上。


  因为当时正处于“反修”的高潮,有人说是赶上了一个政治上的微妙时刻,“在反修斗争正积极开展的时刻,给《红楼梦》这样的作品办这种规模的展览会,合适吗?”最后还是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元帅发话,拍了板,展览才得以举行。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为了配合纪念曹雪芹逝世200周年活动的筹备,在《光明日报》等报刊上开展了关于曹雪芹卒年的讨论。北京市文化局还组织了一个“曹雪芹家世、故居和坟墓调查组”,动用了北京市文化、文物系统众多的人力物力,到处寻找。曹雪芹的坟墓没有找到,但幸运地找到了《五庆堂重修辽东曹氏宗谱》,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京华何处大观园》这篇文章的产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周汝昌先生的坚持和推波助澜。周老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出版的《红楼梦新证》中,就提出了“大观园在那里”的问题。他一直坚持恭王府的后花园就是《红楼梦》中的大观园或是大观园的蓝本。他的观点深深影响了刘群,甚至可以说,是周汝昌与刘群两个人共同策划了这篇文章。


  据周伦玲《周汝昌与康生会面前后左右》一文中说:“那时,《文汇报》驻京办事处记者刘群先生正忙于‘大观园’之事,他先是告诉周汝昌,说新发现了与曹雪芹有关的半截残碑,问周知道否?而后,又谈到可由自己先写一‘导游’性的文章,然后再出‘考证’。周汝昌以为良策,为他提供了不可忽视的线索,例如可访何人,收集口碑等。刘群很快借到旧辅仁所存府园细图,周汝昌结合府园水道形势、建筑气魄,即敢断定此府最早乃明太监李广之邸……”


  康生曾于1962年7月3日给周汝昌先生回信,说:“最近郭沫若、陈叔通、张奚若、李富春、李先念、杨尚昆诸公及陈毅元帅都去看了恭王府,大家都很有兴趣。”据张奚老描述,过去梁思成教授及林徽因女士对恭王府之建筑曾做过研究。游园时,粤剧名演员红线女持一团扇(上画钱塘江大桥)请郭老题字,郭老题诗一首曰:“一日清闲结雅游,百年余梦觅红楼。楼前尚有湘妃竹,扇上钱塘天外流。”


  1962年4月29日,上海《文汇报》用大标题显示:“曹雪芹卒年何妨一辩,大观园遗址有迹可寻”,报道了有关部门对曹雪芹晚年故居和葬地以及大观园遗址进行调查的情况。在第三版以整版篇幅刊载该报记者吴柳所写的长文《京华何处大观园》和两幅有关大观园的参考图,认为北京的恭王府就是大观园的遗址。


  郑重先生的《我看到的黄裳》一文还具体写到了当时文汇报发表这篇文章有趣的细节,文章说:“一九六二年,北京筹备纪念曹雪芹逝世二百周年……《文汇报》对这种文化盛事自然要充分报道……除了发表一些专家文章外,北京办事处记者刘群写了长篇通讯《京华何处大观园》,署名吴柳。陈虞孙读了稿子,大感兴趣,关照文艺部写一条新闻与通讯同时刊出,以增此文的分量。新闻送到陈虞孙处,他提笔做了一个标题:‘大观园遗址有迹可寻——’但上联对不出来,他拿到夜班编辑部征求对联,大家七嘴八舌,对出的都不理想,最后由黄裳对出一联:‘曹雪芹卒年何妨一辩’,对的工整……”


  恭王府与大观园的不解之缘


  《红楼梦》书中与现实的对照


  《京华何处大观园》之所以能轰动一时,当然离不开吴柳华丽的文笔,吴柳在《京华何处大观园》一文的开头就是一首诗:


  一梦红楼二百秋,大观园址费寻求;
  燕都建业浑闲话,旱海枯泉妄觅舟。


  这首诗的好坏不说,但开门见山提出问题,还是很吸引人的眼球的。接着吴柳在文章中进一步说:“何处是‘大观园’的遗址呢?这是过去红学家时常谈论的题目。现在正值这位中国伟大的作家——曹雪芹二百周年忌的前夕,北京的红学专家们,谈论得更热烈了。他们猜想着,曹雪芹纪念馆建在何处;也有更热心的人,甚至建议:纪念馆应该建在《红楼梦》所描写的——‘大观园’内。北京真有这么个‘大观园’吗?它的遗址究竟何在?”吴柳先生行文如水,短短的一段话,就勾起了人们的兴趣。


  文章共分七部分,第一部分是介绍有关大观园的几种观点和恭王府沿革的历史。从第二部分开始,吴柳的文章就一步一步把人们带进了“大观园”里。文章的每一部分都有一个小标题,十分巧妙醒目,如“误走‘尤二姐’小巷”、“仿佛林黛玉走过的路”、“凤姐所经营的‘后楼’”、“‘大观园’的水”、“潇湘馆……”“‘大观园’的后门”等等。光看这些小标题,你还会怀疑恭王府的后花园不是大观园吗?

  在写法上,可以说是由外到内,吴柳先是从恭王府外围的环境寻找与《红楼梦》的关联。比如他的文章中提到的小花枝巷,就是人们论证恭王府后花园与《红楼梦》有关系的一个重要的证据。《红楼梦》第64回提及,贾琏在侄子贾蓉的撺掇下,娶尤二姐,书中写到,贾琏“已于宁荣街后二里远近小花枝巷内买定一所房子,共二十余间……”巧的是,就在恭王府后门不远的地方,护国寺后身一带,还真有一个“花枝胡同”。


  《红楼梦》中是“小花枝巷”,这里是“花枝胡同”,是不是一回事呢?为了使这个观点更有说服力,吴柳还找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出来证明,说他小的时候,他们家就住在“府”后,听过老人讲这府(即恭王府)是《石头记》中的大观园。这位老爷子还说,“宝玉偷偷出城,是从这个门子溜出来的,这条道通向北门——德胜门。”这无疑增加了人们对寻找大观园的兴趣。


  吴柳在调查过程中,遇到不少住在恭王府旁边的热心“邻居”,还告诉他妙玉出家的“栊翠庵”就在恭王府东墙外几步远的地方。贾蓉带小厮出北门去找薛蟠,在“苇坑”边发现了薛蟠,这“苇坑”也在德胜门外不远处。这些“旧话”不仅趣味横生,也更加让人不能不信“京华何处大观园”——就在恭王府啊。


  文章中除了被提到的小花枝巷外,还提到的苇子坑、北门,也是人们论证恭王府与《红楼梦》有密切关系的重要证据。《红楼梦》确实写到了“北门”和“苇子坑”。

  《红楼梦》第47回是“呆霸王调情遭苦打,令郎君惧祸走他乡”,写到柳湘莲“已跨马只出北门,桥上等候薛蟠。”“湘莲见前面人际已稀,且有一带苇塘,便下马,将马拴在树上……”就在这里他把薛蟠狠狠地揍了一顿。后来贾蓉去找薛蟠,就是出北门,下桥二里多路,还与薛蟠开玩笑说:“薛大叔天天调情,今儿调到苇子坑里来了。”又命人赶到关厢里雇了一乘小轿子。“关厢”就是城门外的大街和附近地区。这些描写,都与德胜门一带的情况极为相似。德胜门外确实有一处地方叫苇子坑,今天还有这个名字。


  另外,俞平伯先生在《大观园地点问题》中也认为:“本书所说贾家的地点约在北京城西北部分。第四十三回,宝玉骑马出北门,茗烟却说,出了北门的大道,冷冷清清没有可顽的,这很像德胜门。第五十七回邢岫烟说的‘恒舒当’,在鼓楼西大街,亦近德胜门。地址都相符,大概没有什么问题。”


  这些描写,是不是能为恭王府后花园就是大观园提供有力的证明呢?这当然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但可以这样猜想,作者曹雪芹对这一带还是比较熟悉的。早年他曾在右翼宗学做过事,右翼宗学就在离恭王府不远的西单石虎胡同那里,曹雪芹熟悉这一带是极有可能的,所以写起来很真实具体。


  吴柳在《京华何处大观园》一文中,说完了恭王府外围的环境与《红楼梦》的关系后,就把人们的眼光和兴趣吸引到了花园里,文章中提到恭王府的后楼即人们常说的九十九间半,他说这很像是《红楼梦》中荣国府放置东西的库房,《红楼梦》中就多次提到“后楼”,说王熙凤“开了后楼找东西去”等等。而后花园中一处精巧的院落,院落里绿竹葱葱,也不仅使人想到“风味森森,龙吟细细”的潇湘馆。


  大观园真的存在吗?


  袁枚、周汝昌、俞平伯各有说法

  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后,当年支持吴柳观点的大有人在,人们更愿意相信,“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大观园真的存在。当然,反对的意见也不少。主要是认为《红楼梦》是小说,是文学作品,大观园是曹雪芹的艺术创作,人世间哪能有《红楼梦》中的大观园呢?而认为现实世界中确实有大观园的意见中,又分为两种不同观点,即在南与在北两种说法。“在南说”的代表人物是清代诗人袁枚,他在《随园诗话》中说:“大观园即余之随园也。”“在北说”的代表则是周汝昌先生,即认为是北京的恭王府后花园。俞平伯先生也有这样的看法,他虽然肯定了北门很像德胜门,但似乎并不赞成把恭王府的后花园看做是大观园。他认为大观园的地点问题,有三种因素,一是回忆,二是理想,三是现实。俞老认为在三种成分中,哪一种占优势,很难说。“依我看来,现实的成分固然有,回忆想象的却亦不少。”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恭王府的建造或是修缮改建,受到了《红楼梦》大观园的影响。如其中的“渡鹤桥”“沁秋亭”“诗画舫”“浣云居”等,大都照抄大观园来设计。恭王府原是和珅私宅,始建于乾隆四十一年(1776),竣工于乾隆五十年(1785),历时九年。不管怎么说,恭王府似乎与《红楼梦》中的大观园有着不解之缘。如今吴柳《京华何处大观园》一文发表已经整整55年了,文章的策划者周汝昌先生已经仙逝,刘群先生也是91岁高龄的老人,然而《京华何处大观园》一文并没有被人们忘记,今天,讨论仍在,影响还在,人们对寻找大观园的兴趣仍然不减。这是《红楼梦》的魅力,更是大观园的魅力。京华何处大观园?55年前人们在寻找,55年后的今天,讨论还在继续,我想这种讨论可能会继续很长时间,这对《红楼梦》的当代传播是有积极意义的!

 

    (本文选自《北京青年报》2017年7月10日 B01版)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