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王府与红楼梦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府文化 > 恭王府与红楼梦

周汝昌顧隨詩詞唱和選刊

【浏览字体:   
发布者:龙凤华 更新时间: 2014-02-13

1942年

鷓鴣天  奉和羨季師隨先生見寄原韵

曾把銷魂做斷魂,如今真個是難分。痛看巫峽辭行雨,不悔蕭郎絕路人。

緣已盡,夢猶真,登樓無計避斜曛。如何十二迴闌合,獨倚西垂認舊雲

鷓鴣天(顧隨先生1941年原作)

不是銷魂是斷魂,漫流雙淚說難分。更無巫峽堪行雨,始信蕭郎是路人。

情脉脉,意真真,危闌幾度憑殘曛。可憐望斷高城外,只有西山倚莫雲。

1943年

南鄉子  用羨季師元韵

細影倍身高,頰上真紅契契銷。檢遍繍龍雙鳳帶,千條。取次寬松病沈腰。

秋氣溽琴潮,身舆良桐一例焦。彈出變宫誰會得,風飘。明月人憑第幾橋。

南鄉子(顧隨先生原作)

秋勢未渠高,菡萏紅香一半銷。獨向會賢堂下過,條條。幾樹垂楊斗舞腰。

心緒漫如潮,爨下琴材尾已焦。揤攊横擔無分在,風飄。白袷吹過小橋。

佛家謂淄衣為僧,白衣為俗人,白袷之意蓋取諸此。

廿四日雨天懷羡季師荷師和

章因復用韵答謝

悚然何事最先聞,随意秋聲起夜分。

有限悲歡成以往,無窮今昔感斯文。

中年望道難開眼,少歲留情悔種因。

讀罷和詩更漏定,满屏香冷夢非雲。

迢望此面尚難期,且復因風好寄詞。

悵望何妨分兩地,蕭條已是幸同時。

從君擬學三年技,笑我輒充一字師。

獨有片言今未信,謀生真個在吟詩。

奉和巽甫雨天見懷之作(顧隨先生原作)

風高葉亂不堪聞,眼底秋光已十分。

莫道人生如寄旅,可能天意起斯文。

悲歡業識還無據,聚散閻浮定有因。

晴窗捧讀新詩了,晚陰暗暗結層雲。

(原注 書到時天色晴朗,已而逐陰。)按 巽甫即周汝昌

千秋悵望共心期,剩賦回腸側艷詞。

雙燕南歸有明歲,逝波東去返何時?

擬將無法為卿法,更益多師是吾師。

哀樂中年已難遣,呼燈扶病和新詩。

1953年

羡師曾客人司鐸膏院觀海棠,用柬坡定慧院舊韵為紀。今射魚考定  書院者前身乃恭府萃錦園,其朔則正即曹雪老舊園小說中所謂大觀  園者也因用韵并求師和焉

猢猻未是悲為木,雪老才情最高獨。十年噎虀受豈膚,一編演稗拖於俗。

青眼當時只兀誰,紅樓此日應為谷。述堂老作今老人,高齋却面名園屋。

先唤邨氓特射魚,莫說莖芹味甘肉。秘圖殘簡事久絕,羹思墻見夢不足。

隔岸觀火識已超,開花流水文河淑。嘖嘖指證亂人口,班班考索昭吾腹。

何必大觀猶可觀,若爾竹巷定有竹。怨君一病楚在骨,誤我三勘審要目。

白雲北斗那長安,紫綿東凰且西蜀。糞土最可任雕朽,燕雀何法劣鴻鵠。

洗心久不蟲作吟,興懷又復歌成曲,借能筆錄詳是非,不向拳頭分背觸。

(注,射魚即周汝昌)

顧隨和詩

司鐸書院有海棠四株,百年物也。自陷賊以迄解放,每花時必往一看。數曾和東坡《定慧院東海棠詩》紀之。月初玉言忽自蜀寄來和蘇詩一章,且考定書院為清恭王府之萃錦園,亦即曹雪芹氏家故園,而《紅樓》一書所謂為“大觀”者也。小庵與院對門,病來三載未曾一到,今歲病起,而書門常開,欲到無由矣。玉言囑和作,冗中忽忽便已忘記。今日五更夢醒,即枕上依韵成篇。五月廿九日。

常喜鬥鷄望若木,最嫌高人立於獨。紅樓大觀迹已陳,尚勤李廣且從俗。

前海後海橋無踪,千年萬年陵為谷。百尺天半起高樓,眼前別有新華屋。

茫茫麈劫一剎那,芸芸眾生皆骨肉。杜陵老子今猶生,吾廬獨破死亦足。

所惜不作海棠詩,空云麗人貞且淑。君今賦章要和章,我亦空腸轉枵腹。

未養一寸二寸魚,相對三竿兩竿竹。名花咫尺不得看,焉得登高一縱目。

詩人自古例遠游,射魚政爾當居蜀。爾來下筆箭離弦,遂教每發必中鵠。

自憐衰廢學殖荒,莫間更唱誰家曲。放下拳頭兩無聊,唤作竹蓖也不觸。

自注  紀省子為王養門雞,曰望之若木雞矣。事見《莊子》。小庵之西有尚勤胡同,明之張皇親胡同;其曰李廣橋者,則明之李公橋也,俗不多知。自小庵北至後海南岸,南至前海北岸裡許間,凡為新舊橋者六,李廣橋其一。今皆夷為平地。

(按  玉言即周汝昌)

用陳寅恪先生舊題吴雨僧先生紅樓夢新談韵自題新證一謇并分呈陳吳二老

彩石憑誰問後身,叢殘搜罷更悲辛。天香庭院猶經世,雲錦文章巳絕人。

漠武金繩空稗海,王郎玉麈屑珠塵。當時契闊休尋憶,草草何關筆有神。

顧隨和詩 周子玉言用陳寅恪題吳雨僧紅樓夢新談之韵,自提其所著《紅樓夢新證》,録示索和,走筆立成

寅玉頑石前後身,甄真賈假懷苦辛。下士聞道常大笑,良馬鞭影更何人。

午夜啼鵑非蜀帝,素衣化緇尚京塵。白首雙星風流在,重煩彩筆為傳神。

(杜詩與子成二老來往亦風流)

1954年

木蘭花慢  追和羨季師見寄原韻羨師每有詞寵余皆不能和茲又特製大調情辭俱至走筆立和

文心青菡萏,是豈有,利和名。看嚇上鵬鹓,壢邊老驥,意氣縱橫。高城火雲張繖。覺浩秋霜雪起威稜。白塔危蘭能上,登臨又到高層。神京東望郁英英,日月有虧成。盡垂柳湖坊,朱藤樓宅,舊路曾經。分明一燈不滅,驀草深十丈怒雷鳴。病耳神弦何似,海潮渹奇聲。

木蘭花慢(顧隨和詩)

得命新六月二十三書,歡喜感慔,得未曾有,不可無詞以紀也。

石頭非寶玉,便大觀,亦虛名。甚撲朔迷離,燕嬌鶯姹,鬢亂釵橫。西城試辱舊址,尚朱樓碧瓦暎觚稜。煊赫奴才家世,虺隤设落階層。  燕京人海有人英,辛苦著書成。等慧地論文,龍門作史,高密箋經。分明去天尺五,聽巨人褒語夏雷鳴。下士從教大笑,笑聲一似蠅聱。

(注 命新即周汝昌,此為顧隨先生第二稿)

打印】 【关闭